充电桩海外需求猛增,欧洲生产成本高3倍

2024-06-03

每日经济新闻


“在我们国,新能源汽车充电1美元,可以跑50—60公里。但如果是燃油车,则要花费数倍成本。”来自厄瓜多尔的采购商大卫记者说,当地人对新能源汽车有很大兴趣。

“在我们国内,新能源汽车充电1美元,可以跑50—60公里。但如果是燃油车,则要花费数倍成本。”来自厄瓜多尔的采购商大卫记者说,当地人对新能源汽车有很大兴趣。

作为我国外贸的“晴雨表”和“风向标”,在第135届广交会现场,新能源汽车及智慧出行展区成为全场的板块。纯电超跑、多用途汽车,三轮、四轮商用车,甚至新能源重卡都被搬进展厅,让人应接不暇。

刚刚过去的一季度,国内汽车出口表现亮眼,纯电动汽车出口24.8万辆,同比增长7.3%;插混汽车出口5.9万辆,同比增长2.6倍。

记者在调查走访中发现,尽管部分对我国筑起了较高的贸易壁垒,但对多数车企而言,海外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的需求远没有饱和,出口仍是一片“蓝海”。

广汽国际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卫海岗表示,2023年对于广汽而言,是新能源汽车出口的起步期,今年将迈入加速期,争取跑出加速度。“东南亚是一个比较合适的起点,目前,我们在非洲和东南亚已布局了多家组装厂。”

石油出口国采购商关注新能源车:论价格和质量国内汽车是选择

洛什卡里耶夫是来自哈萨克斯坦的采购商,在国内工作了5年。他对记者表示,他曾经在天津购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后来在哈萨克斯坦也开了一家电动自行车店。“我来广交会主要是找一些新产品,我很关注质量、设计工厂的运作方式。”

“在我们国,新能源汽车很受欢迎,比如比亚迪、奇瑞等,有很多不同的选择。”洛什卡里耶夫对记者表示,如果论价格和质量,国内汽车是他的选择。相比于欧洲和美国,国内汽车没有那么高的价格,但质量差不多,甚至更好。

“价格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这也是我来参加广交会的原因。”玻利维亚采购商罗哈斯对记者说,新能源汽车的,新能源汽车前景好,车型选择也很丰富。他这次更关注纯电和混动车型。

罗哈斯告诉记者,在玻利维亚,新能源汽车是一个新事物,需要一定的时间让大家知道新能源汽车究竟有多好。“我原来是做摩托车配件的,刚开始接触新能源汽车。”

在金彭汽车展台,大卫指着一辆微型纯电乘用汽车对记者表示,厄瓜多尔山路比较多,所以汽车的动力要足。这种锂电池微型汽车,刚好能满足当地人的使用需求。

“1万美元左右的新能源汽车在我们国畅销。”大卫对记者表示,此前,已经采购过电动汽车,反馈很好。“我们这次计划继续采购40辆,包括货运三轮车,期待今年下半年能够交付。”

而来自阿塞拜疆的采购商阿马多夫则更加关注新能源汽车在出租车领域的使用。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该国有丰富的石油资源,但城市里的出租车已经使用了很多年,非常老旧。

“目前,新能源汽车在我国的普及率还不高,更多的是汽油和柴油车。”阿马多夫表示,自己很关注新能源汽车在出租车领域中的应用,因为这个领域需要更加环保和现代化的汽车。

与欧美汽车PK:小微型电动车“卷”进欧洲市场

记者在调查走访中发现,受欧美贸易限制性措施影响,多数新能源汽车和出口贸易企业出于稳妥,选择将南亚、东亚、非洲、南美等作为出口投放的主要目的国,但有些企业仍然坚持做欧洲市场,甚至反馈“卖得很好”。

“目前,我们的主要市场还是在欧美,欧洲区域更多一些。”金彭集团海外品牌负责人侯大富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很多欧美地区对金彭的产品比较喜欢,从实用度、使用度和适用度来讲,比较符合当地的需求。

谈到如何能在欧洲市场保住订单和份额,侯大富对记者表示,自主研发、自主生产、自有供应链体系是核心竞争力。“从电机、电控,到车厢生产、焊接、冲压、涂装、总装都由我们自己来完成,在程度上保证成本和质量。”

“欧洲市场的利润是比较高的,整个欧洲市场占我们出口销量的70%左右。”侯大富对记者透露,欧洲的人工、土地成本很高,生产这类汽车并不划算。“我们算是填补了这一细分赛道的空白,而且可以根据客户需求进行高度定制化生产。”

除了价格优势,拿到当地的认证同样非常重要。

从事汽车出口业务的成都中鑫海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销售总监孙含对记者表示,近几年,国内做微型电车出口的厂商有所增加,这些厂商会先完成欧盟认证,这是汽车能在当地上牌的前提。

“单一的品牌,如果不是主机厂授权,做认证费用是非常高的,动辄上千万元。”孙含向记者透露,国内一些中大型新能源汽车,因为认证等方面的原因,在欧洲市场反而卖不过小微型电动汽车。

新能源车企出海变局:从整车出口转向海外建厂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2020年以来,新能源汽车出海步伐越走越快,出海“航路”也在悄悄发生变化。

“2020年左右,我们的业务主要在中东,之后‘转战’到中亚,去年一整年都在布局中亚。”孙含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包括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国。

谈到下一步的布局,孙含非常看好东南亚。“上个星期我刚从东南亚回来。东南亚对燃油车的关税比较高,电车关税较低,目前而言,我们觉得东南亚市场是非常好的。”

另一位做汽车出口业务的海外经理告诉记者,前几年中亚地区汽车销售确实很火爆,不少车商选择在中亚做转口贸易,通过中亚再出口到俄罗斯,这样在流通上成本很低。“但随着俄罗斯政策调整,今年可能会有较大变化。”

记者了解到,俄罗斯明确,从欧亚经济联盟进口汽车至俄罗斯未如实申报关税的部分,将作为报废税的一部分进行计算,该新规对自然人和法人将强制适用。根据俄罗斯联邦2024年2月13日第152号决议,俄罗斯调整了轮式车辆报废税缴纳规则,该规定于2024年4月1日生效。

有贸易商向记者透露,如果把报废税计算进去,税费可能会占汽车出口价格的40%以上,在中亚做转口贸易,利润会受到一定挤压。

作为汽车出口业务的“先头部队”,贸易商往往是敏感的一类群体。而头部车企出海方向的调整,则更能反映行业的动向和思考。

卫海岗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广汽选择了整车出口与现地化运营并行的深度出海之路,要求海外市场在研发、销售等层面做到足够的本地化。目前在非洲和东南亚已布局多家组装厂,其中尼日利亚、突尼斯已实现首批车辆下线交付;广汽埃安泰国工厂已动工,一期工程计划今年7月建成。

谈及下一步规划,卫海岗对记者透露,广汽将在海外站稳欧洲、亚太、独联体、中东非洲、中南美洲5大市场版图,深耕至少12个万辆级战略市场,到2030年挑战50万辆海外销量目标。

新能源车配件海外市场火爆:燃油车配件企业拓展充电桩业务

“到这里,像到了一家一站式商店,总能找到我想要的产品和配件。”在信义玻璃展台,来自北非的采购商托特(化名)对记者说。

托特指着墙上悬挂的一片汽车挡风玻璃对记者表示:“我们对这种产品有需求,我试着向一家公司提供样本,以帮助客户获得订单。”

随着汽车出口步伐不断加快,海外市场对汽车售后服务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加,尤其在工业基础相对薄弱的地区,除了整车出口,产业链出海也成为一个新趋势。

“我们的玻璃有几万种型号,能够覆盖全球主流汽车品牌。”信义玻璃控股有限公司区域销售经理黄文嘉对记者表示,近年来,公司聚焦海外汽车售后市场,中东、非洲、欧洲市场对公司产品的需求都很大,去年销售量增长了约10%。

“海外的经销商、修理厂是我们主要的客户群体。”黄文嘉进一步对记者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新能源汽车出口到海外,玻璃的破损率也在提高。尤其是隔热、镀膜、抬头显示等高附加值玻璃,海外售后市场的需求量很大,几乎是供不应求。

“我们公司做燃油车配件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了,但2020年以来,海外对充电桩的需求呈现爆发式增长。”上海广为电器集团负责海外业务的王经理(化名)对》记者表示,根据他们的调研,欧洲新能源汽车和充电桩的比例只有7.6: 1,也是7.6辆车才对应1个充电桩。

“同一个充电桩,在做跟在欧洲做成本相差3倍左右。”王经理进一步表示,国内出口到美国的充电桩确实在“关税清单”里,但公司仍不愿放弃欧美市场。因为这些市场对家用充电桩的需求量很大,欧洲市场占其出口份额的80%左右。

国内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汽车分会秘书长孙晓红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广交会所展示的不仅仅是一辆车,而是整个汽车的产业链。国内汽车出口经历3年的高速发展,基数已经比较高了,去年是500万辆规模,今年有望达到600万辆。

国内新能源汽车出口表现不凡

“参考国际经验和趋势,汽车单纯以贸易方式出口是存在‘天花板’的,所以投资要跟上。”孙晓红进一步对记者表示,未来,汽车“出海”应当是贸易和投资并存的方式,也是说,我们不仅要出口整车,还要打包产业链,甚至实现本土化生产、销售,在投资目的国设厂。

孙晓红预测,今年汽车整车出口增速大约在15%—20%。“随着越来越多的颁布‘禁燃令’,叠加国内车市竞争加剧,车企寻求海外增量市场的意愿加强,新能源汽车出口的表现依然值得期待。”

 

充电桩、新能源汽车、新能源充电桩

相关资讯